只为让您轻松做科研,成为更好的临床医生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教程
病人会 PubMed 自己推断出致病基因并得到证实
发布时间:2014-09-03 16:10:48  浏览次数:0

0.jpg

        按:这是一个运动员秒杀专业医务人员的故事,用的不是她擅长的攀岩和滑雪,而是针对遗传学疾病的诊断。 Kim 患有两种不同的遗传性疾病,就诊时大多数医生都认为这两种疾病没有什么关联,但 Kim 却不这么认为。她通过检索 PubMed 相关文献,发现LMNA 基因突变可能是导致这两种疾病的共同祸首,然后坚持通过基因测序证实了自己的推断。(幸亏她没有用百度)
        Kim Goodwell 是一名运动员,某日当她在山间小路跑步时突然把脚给扭伤了。几个星期后,她发现自己运动后竟然出现了抬脚困难,脚趾也会擦伤地面,紧接着背部和关节等处也开始出现疼痛。这些症状都出现在 2002 年,Kim 当时 44 岁,已经是一名很成功的耐力运动员。
        Kim 每天都要在落基山脉骑自行车、跑步、攀岩和滑雪几个小时,并且是铁人三项的老将。从小时候起,她就是家族中身体条件最好的一个。4 岁时,她可以让十几岁的叔叔站在自己的肚皮作为派对戏法;到了高中,Kim 成为了一名多才多艺的体操运动员和自行车运动员;大学时,她几乎每天都要跑半个马拉松。上面列举的这些并不是为了表达 Kim 有多优秀,竞技能力有多强,只是她太爱运动了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,当她的四肢出现这些小毛病时,她并没有在意。2010 年夏天,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,病情越越重,但 Kim 并没有打算去就医,而是准备选择和她丈夫一起去苏必利尔湖(Lake Superior)度假。他们打算在那里野营、划独木舟,如果能抓到更多的鱼,他们甚至打算长期居住在苏必利尔湖。就在出发的前一天,Kim 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,甚至连钢笔和叉子都抓不了了,一个每天追求极限运动的人现在连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。Kim 和她的丈夫没能去苏必利尔湖,却来了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的梅奥诊所。
        经过 4 天的检查,神经科医生告诉 Kim 患了腓骨肌萎缩症(Charcot–Marie–Tooth disease),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,主要影响脊髓与四肢之间外周神经元的信号传递。该病较罕见,临床症状有所不同,但 Kim 的症状很典型,开始是脚尖踮起困难,接着往上发展,听到这些 Kim 崩溃了,神经科医生建议 Kim 一年内应再回到医院进行检查看疾病进展有多迅速,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疾病一定会恶化且无法治愈。
        Kim 和她的丈夫从医院回来后感到精疲力竭,足足的睡了两天。当 Kim 醒来后,她告诉自己既然这种疾病无法从身体里去除,那么就应该适应它、了解它。她开始了解这种病,在翻阅自己病历时她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:怎么病历里没有提及自己心脏病史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在发现腓骨肌萎缩症之前 Kim 已经患上了另外一种遗传性疾病——致心律失常型右室心肌病(ARVC),这种病的特点是正常的心肌组织被脂肪和疤痕组织所代替,心脏跳动没有正常的节律,Kim 现在靠一个内置除颤器保持她的心脏跳动。「即使自己有这种病,也不一定非要在病历中提及」,Kim 对自己说。
        真正困扰 Kim 的并不是病历中遗漏了自己的心脏病史,而是她患有两种遗传性疾病——一种心脏的、一种神经系统的,似乎这两种疾病并没有关联。也就是说,在遗传方面上,她是一个双输家,同时患两种遗传性疾病的概率太低了,好比一个人被闪电击中过两次一样,不可能这么凑巧的,Kim 认为这两种疾病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联系。
        Kim 患的两种疾病都很罕见,腓骨肌萎缩症在人群中的发病率大概为 400/100 万,ARVC 的发病率大概为 200—400/100 万。但遗传性疾病在人群中却很普遍,至少 8% 的人患有一种遗传性疾病。这两种矛盾结合起来产生了许多网上交友社区,通过社区,患同一种疾病的人就可以互相交流。来自 Harvard 的遗传病家 Heidi Rehm 就建立了这样一个社区,该社区的病人都患有 Norrie disease,在这里他们可以互相分享自己的经验,甚至有些症状是医生忽略的。通过这个社区他们发现,几乎所有的男性 Norrie disease 患者都有勃起障碍,而该症状正是被医生所忽略的。
        Kim 在植入除颤器后也加入了一个病友交流社区,但她很快发现自己不适合这里——社区里总是充满着垃圾、不对称的信息,里面关于疾病的解释往往也不正确,因此,她想自己弄清楚自己的病情。她开始在 PubMed 上搜索有关腓骨肌萎缩症的文章,但由于没有受到正规的医学训练,对其中出现的专业概念和术语感到非常迷茫,Kim 曾这样描述道:对于专业概念和术语就像阅读中文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,她了解了所有与腓骨肌萎缩症有关的基因,大约有 40 个。其中一个基因是 LMNA 基因,LMNA 基因初步翻译为前体蛋白 prelamin A,再经不同的选择性剪接编码生成 Lamin A/C 蛋白,Lamin A/C 蛋白的特异性突变可能破坏细胞核功能导致未成熟脂肪细胞的死亡,其突变可导致至少 15 种不同的疾病。研究到这里,Kim 似乎知道了病因。
        Kim 确信她找到了这两种疾病的共同病因,但她的 DNA 是否有突变,必须要做 LMNA 基因测序才知道。首先,她必须说服科学家她是对的,她把自己所作的研究递给了 Grogan。的确,Kim 的研究给 Grogan 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但他认为即使 Kim 是对的,即使找到了致病基因也不能改变她的命运——除颤器可能控制她的心律,但腓骨肌萎缩症却没办法治愈。
        2010 年 11 月,Kim 把她的病历递给了梅奥诊所的 Ralitza Gavrilova,但 Ralitza Gavrilova 却告诉她判断正确的几率渺茫,她推荐 Kim 做另外 7 个与 ARVC 相关的基因,这部分保险也可以报销,如果坚持要做 LMNA 基因测序,需要自付 3000 美元,为什么还要在一个不大可能的基因上花这么多钱做测序呢?但 Kim 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,执意要做 LMNA 基因测序,她知道 ARVC 基因只能解释其他一些症状,并不能解释她为什么出现神经系统症状,只有 LMNA 基因突变可以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检查结果证明 Kim 是对的,她的 LMNA 基因的确有突变。Kim 的研究笔记足足有 36 页,她做的工作令许多人感到震惊,在多数人对这两种疾病不了解时,Kim 却可以告诉医生应该做哪方面的遗传学检查。
        让我们为Kim的执着,求真,不轻信权威的勇气点赞!

2014-09-03 16:10:48

关于我们 | 使用协议 | 联系我们 | 官方网店 | 免责声明
qieg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© 2014-2016 冀ICP备14004650号-1